年终大考逼近 银行密集补血

首页 > 资讯 >正文

【摘要】对于银行来说,业务转型成为避不开的话题。

  茉莉  ·  2018-10-15 09:31
年终大考逼近 银行密集补血 - 狗万官网
来源: 北京商报   

距离“年终大考”只剩两个多月时间,多家商业银行铆足劲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、优先股、定增等多种工具进行资本补充。据北京商报记者最新统计,今年9月以来,已有13家商业银行累计发行超过2680亿元规模的二级资本债券用于补充资本,其中不乏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等国有银行。业内人士认为,受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及今年监管要求“终考”的影响,银行面临的压力仍然不减。

发债超3680亿

10月12日,据中国债券网消息,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于10月17日簿记建档发行总额不超过300亿元人民币的2018年二级资本债券(第二期),全部用于补充二级资本。而9月27日,中国进出口银行已经发行过一次二级资本债券,实际发行总额也为300亿元。

不止是政策性银行,近期多家商业银行甚至股份制银行、国有银行都密集发行二级资本债。

二级资本债成为近期银行“补血”的重要工具。据Wind数据统计,截至10月14日,今年以来共有44家商业银行累计发行了49只二级资本债券,发行总额突破了3680亿元。其中,仅9月以来商业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总额就合计2681亿元,而9月单只发行规模在100亿元(含)以上的二级资本债就有7只,包括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中信银行、浦发银行、中国进出口银行、中原银行等。

除了二级资本债券外,优先股、定增、可转债等“补血”工具也轮番上场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已有5家A股上市银行先后推出了优先股融资计划,包括8月以来获批的工商银行发行优先股募资1000亿元、贵阳银行发行优先股募资50亿元。10月9日,华夏银行拟定增募资不超292.36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方案也获得股东会议通过。

与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同,提高二级资本也是提高资本充足率的有效手段。对于非上市银行来说,二级资本债是非常重要的“补血”途径。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,商业银行补充资本主要通过两种方式,一种是内源式,主要通过利润分配的方式;另一种是外源式。而外源式的补充,也受到资本市场走势的影响,相对于优先股、定增工具而言,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可能更简洁、直接。

补血之因

银行密集“补血”的原因之一,是受2017年以来监管层加强影子银行表外资产回归表内的影响,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进一步上升。温彬指出,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,表外业务的扩张受到限制,有不少的融资需求从表外转向表内。由于风险资产上升较快,对银行的资本金消耗比较大,在加强资本充足率监管的前提下,很多银行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来补充资本以夯实发展基础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认为,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下滑,而资本充足率的下滑是在金融强监管、资管新规环境下,新增社会融资整体规模尽管大幅收缩,但由于社会融资由表外转向表内,使得表内贷款的增速继续保持较高的水平,表内资产总规模的增长,必然会使得银行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;二是今年的考核还将面临MPA的新考核,特别是广义信贷的考核,使得一些融资方式都被划作表内融资业务,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大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压力。

银行急于补充资本的另一个原因,是给出六年过渡期的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》在2018年底将迎来“终考”。按照规定,2013年底至2018年底,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9.5%、9.9%、10.3%、10.7%、11.1%和11.5%;其他银行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.5%、8.9%、9.3%、9.7%、10.1%和10.5%。

此前两月,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二季度末银行业整体资本充足率为13.57%,虽然仍在监管要求之上,但与2017年末相比已下降0.08个百分点。而近期披露的半年报中也显示,多家银行出现资本充足水平承压的情况。

压力犹存

对于银行来说,业务转型成为避不开的话题。业内人士认为,银行应增加非负债型收入来源,大力发展中间业务、表外业务,以减少对资本的消耗。同时开展一些服务型、咨询型业务,以降低对利息的依赖。

黄志龙指出,实际上,资本充足率每年都会面临考核,银行应密集补充资本金,为下一轮的资产扩张准备充足的弹药,除了次级债、资本市场融资外,商业银行还可考虑把利润直接划拨为资本金,来弥补资本金的短缺问题。

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认为,面对资本压力,商业银行未来的出路有二:一方面银行要使自己的利润来源多元化,也就是银行要改变盈利模式,改变现在过分的资本消耗型盈利模式,拓宽业务渠道,创新业务产品,增加理财、服务、咨询等业务来源,以提升在不消耗资本或者不增加资本负担的基础上拓展利润的空间。另一方面,现在银行从事间接经营业务,直接经营业务的扩大或者提高比重,也是银行创新的发展方向。

“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,银行整体的业务能力、组织架构或者核心竞争力面临着很多挑战,这就要求银行需树立自己的核心业务,通过业务创新、模式创新、场景创新等开辟服务模式、业务品种,增加对关键客户的把握,提高整个业务的盈利能力和增长空间。”刘澄补充道。

温彬表示,从中长期来看,银行还是要走出一条不依赖资本扩张的发展转型的道路。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、利率市场化的深入,面对宏观经济内外环境的变化,银行还是要回归本源,切实服务实体经济。

来源: 北京商报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关热帖
评  论
评论:
    . 点击排行
    . 随机阅读
    . 相关内容